过年走亲戚e人变i人?走进四个年轻人的春节

  新闻资讯     |      2024-02-11 20:24

  亚美体育本文为澎湃号·湃客X阿姨的进行时联合出品,湃客·生活栏目独家首发,未经允许禁止转发

  刚刚过去的这一年,MBTI人格测试可谓大火,这阵热度也蔓延到了春节假期。不少年轻人自嘲,明明自己是个社牛的e人,遇到平时很少见面也不太熟悉的亲戚,瞬间变成了社恐的i人;当然也有人“如鱼得水”“长袖善舞”,把一场i人聚会,搞成e人狂欢。

  按照年俗,大年初二往往是开始走亲访友的日子,安静内向的i人和话唠活泼的e人究竟是怎么过春节的?跟我们来看看。

  我是全职宝妈,老公是搞室内设计的,我们的时间比较自由,家里两娃,大宝6岁,小宝3岁,正是到处玩的年纪。老公是户外运动的爱好者,喜欢骑行、徒步、打篮球、踢足球,这两年又迷上了滑雪和玩桨板,三天两头都有约。我最喜欢的是烹饪和健身,朋友圈集中在邻居太太团和健身好闺蜜们。很多人说有娃耽误事,其实我觉得不会。有娃以后反而社交圈扩大了。

  娃出生后,我的手机里就多了各种娃友群、宝妈群、家长群,周末假期基本不落空,各种公园游、亲子运动比赛、sleepover、生日趴……总能约到好几组志趣相投的家庭出来玩。因为是自己带娃,比较随心所欲,两娃跟着我们这里玩那里玩,很耐“糙”,不矫情,也是社牛性格,混进哪个人群都能自来熟。

  我们的春节假期从娃放寒假就开始了,我报了三个亲子研学团,有种忙得飞起的感觉,分别是东北长白山滑雪、西双版纳雨林探秘、泉州土楼寻年味。滑雪团6天5晚,雨林团8天7晚,土楼团5天4晚,所以这个假期我们大概只能蜻蜓点水在家过几天。研学团有老师带教,大宝可以独立入团参加活动,小宝随行一起玩。我喜欢这种亲子团,小孩子们聚在一起玩,有个伴,同时还能学本领学知识,摆脱电子产品,这点很重要。大人在一旁陪着,半脱手,想玩就玩,不想玩就和其他家长们聊天,或者在酒店躺平。这种带娃模式可以说是省时省力。

  很多人不愿意和陌生人相处,特别不自在,不知道要聊什么。对我来说从没这个烦恼,想说什么说什么,这大概是我性格关系,总是大大咧咧。能凑成团的基本上思想理念差不多,经济水平也相当,我是这么认为,大家就共同生活那么几天,处得好的加上微信后,还能继续保持联系,相处不好的,以后也就散了,毫无尴尬。话说回来,我好像从来没遇上过什么不能忍的奇葩。民宿里的一大家子

  我们是比较传统的家庭,年夜饭是雷打不动的全家团聚,公公婆婆、爸爸妈妈还有我们一家三口。前几年疫情,不方便在饭店吃年夜饭,所以就选择去崇明的民宿过年。我觉得这个方式特别好,大人孩子其乐融融,两亲家能够有比较充裕的时间沟通交流、增进亲情。今年我们也沿用这个操作。另外,婆婆的妹妹一家也从澳大利亚回来了,婆婆问春节期间能不能也安排一次团聚,我说行啊,如果他们不介意的话,找一个大一点的民宿,邀请他们一家五口来过节,人多更热闹。

  我算了算,3个10岁以内的小娃,9个大人,大概需要5个房间。正好我们单位之前搞过一次部门团建,在东平森林公园附近的一家民宿,上下三层的小别墅,5个房间,装修考究,有地暖有新风,还有一个四五十平米的院子。老板娘很热情,整栋包下来,三天两晚15000元。民宿有厨房,我们可以自带食物去做年夜饭。婆婆和我妈妈已经在商量菜谱了。

  孩子们也已经有5年没见面了,我给他们准备了礼物,一人一套新衣服,一大堆零食,还有烟花,春节的仪式感不能少。如果天气好,我还安排了去附近的几个景点走走玩玩,拍点美照、录个视频什么的,到时候朋友圈里发一发,东平森林公园骑车、东滩湿地公园徒步、西沙湿地公园看长江源头……这些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过年亲人团聚,总是很欢乐的。有的同事朋友想不通,问我把两亲家捏到一起,不嫌累吗?我觉得挺好,不累。我们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如果两头安排不是更累吗?再说我婆婆和我妈妈本来就是单位的老同事、老姐妹,她们也是相熟的。娃放寒暑假的时候,我还会组织大家庭旅游。我们一起坐过邮轮,去过短途的杭州和宁波,去过远一点的海南和云南。一大家子出游的好处很多,大家都会抢着买单,抢着带娃,哈哈,我和老公省力了。

  从小到大,我印象中的春节就是这个样子:家人们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听长辈们的谆谆教导,看春节联欢晚会,收一大堆红包,和表兄弟姐妹放烟火,穿好新衣服跟着父母到处拜年……大吃大喝大玩,连续过六七天这样的日子,幸福又美好。现在我们长大了,操办过年活动的任务交给了我们,虽然家庭范围缩小了,但是这热闹团聚的氛围不能少。春节礼仪捆绑住了我

  这个话题我可太有发言权了。小时候过年,一群不太熟的七大姑八大姨来我家串门,尤其是带着小朋友。每次来,父母都会要求我跟他们一起玩。差5、6岁的年龄其实根本没什么共同语言,小朋友就喜欢在我卧室里打打闹闹,玩捉迷藏,把我的床弄得乱七八糟。我那时已经十几岁了,对于隐私和边界感都有自己的认识。这直接造成了我现在也不喜欢和陌生人玩。所以奉劝各位家长,要理解孩子不愿意社交的想法,尊重他们的社交自主权!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

  还有,我喜欢跳舞,以前一直觉得自己跳得蛮好,在家也常会对着镜子练练,自得其乐。后来在一次春节家庭聚会上,我妈让我在众人面前即兴跳舞。我有点紧张,没有发挥好。妈妈就在旁边不停地指挥我,给我摆脸色、叹气……其他亲戚都夸我,她就一直泼冷水。这件事对我的心理打击很大,很长一段时间我再也不想跳舞了。所以,在此我也呼吁一下:让孩子表演节目可以,但是在孩子表演完之后,无论结果如何,都要给予正面反馈,让孩子感到自信!

  另外一事也是我左思右想,横竖想不明白——家庭聚会,家长们老让孩子去敬酒,或者端茶倒水,这事对吗?孩子是自主的,应该尊重他们,让孩子自发地选择去敬酒还是不去敬酒,而不是为了所谓的“礼仪”来约束孩子。如果强迫孩子做这些,社恐的孩子可能会因为压力大而做不好。真的,每次吃饭的时候,我都带着巨大的心理负担,什么时候该去敬酒?敬酒的时候要说点什么吉利话?这件事让我的心情受到很多负面影响,会变得自卑。还有那些条条框框的“餐桌礼仪”,我妈为了让我表现得更得体更大方,经常在我耳边叮嘱“吃东西不要东瞅西瞅,不要挑,要直接夹菜”,弄得我一上桌子就紧张。发展到现在,我甚至连在家正常吃一顿饭都觉得尴尬得不行。

  我也没搞明白,是因为这些印象不好的春节经历,让我长大后变得社恐,还是我本身社恐性格,让我讨厌这种人多的聚会场合。

  工作独立后我基本上回避节假日的家庭聚会,去了只会让我难受不自在。好久不见的亲戚们,无非就是那些问题“不小了,谈朋友了吗?”“在哪儿上班,工资多少?年终奖发了吗?”有时候还会突然塞给你一个红包,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所以,我选择旅游,正好春节假期长,去个暖和的地方好好享受几天。今年我打算去马来西亚玩一玩,小年夜就已经出发了。最怕年会不能停

  过年对我来说,最难熬的是年会。我在出版社工作,老板A总喜欢对新编辑们耳提面命:“编辑是个服务行业。”然后做出一些卖得很好,但质量极差的书。另一位老板B更厉害一些,传说她人脉极广,对我们讲话只用命令式,喝酒必然两斤高度白酒起步,打麻将永远通宵。她眼光又极准,出的书只有一般畅销和非常畅销两种。在两位老板的带领下,我们曾经去上海开过一次年会。说是去上海开会,其实这个年会和上海基本没什么关系。下了飞机,所有人一起到达酒店,然后在酒店会议室里一个接一个地朗读自己已经提交过一次的年终总结,等到老板们终于讲完话,晚饭时间也到了。

  晚饭吃了什么我早就忘了,记得的就是老板A和老板B的各种发言。B说完“要好好喝酒”之后立刻举起满满一口杯高度白酒一饮而尽,其他人必须喝掉差不多的一整杯白酒或红酒作为回应。啤酒从一开始就不在选项里。坐我旁边的一位新来的编辑灌下一杯白酒之后就哭了出来,站起身去厕所吐的过程中摔坏了他的眼镜。老板A看了说,酒喝不好哪干得好工作。

  第二天的流程和第一天区别不大,除了老板们由于头天晚上通宵打牌,晚饭时酒喝得少了点儿之外。晚上八九点钟,其他人要么打牌,要么出门闲逛,早已把全部精力耗尽的我总算有了独自休息的机会,躺在房间里用手机看动画。没看两集,两个同事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和她们一起去酒吧玩,还有两位领导。我对酒吧并不感兴趣,根本不爱去,但是想到社交开关很多时候并不掌握在我手里。还是去了。我和同事们一起坐在酒吧小桌子边上,我像所有热爱结交朋友的人一样对每一个笑话都表现出兴趣,偶尔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但从来不选大冒险,反正没人听得出我到底说没说真心话。这种事儿也没什么不好,然而我必须承认,当时的我思维早就不知跑去哪里了,脑子里全是攒着还没看完的动画,以至于每隔一会儿就得把自己拉回来,不让别人发现。当然,当你在整个晚上都要不断重复这种动作,毫无疑问你会觉得无比疲倦。

  今年的年会安排在济州岛,同事们都在欢呼雀跃,但我没有高兴,这种年会对我们社恐的人来说是很痛苦的。如果可以,我想做一个能自己控制社交开关的人。春节,希望各位朋友们都能少喝酒,少说违心的话,这点对社恐们来说非常重要。结语

  不管是e人还是i人,年轻人正以自己的方式过年,尊重他们的想法,也乐见他们把年过成崭新的模样,这是时代进步的姿态。

  作为伴随着网络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经济优势和科技优势,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能尝试更多元化、更多层次的过年形式,不再让自己被“年味”的传统形式所束缚,寻找一切让自己快乐的方式,随心所欲就是幸福。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